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『床前明月光』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,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。

創作者介紹

shampoo的部落格

shamp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